第114期



文|肖启权
俗话说:“深山藏俊鸟,民间出文化”,这是不错的。因为“一方水土必养一方人”。分乡作为一个历史悠久而古老的乡镇,自然也有它独特的文化艺术留存于世,这便是闻名已久的“皮影戏”、“花鼓戏”和民间吹打乐“薅草锣鼓”。如今已成为省内外知名的非物质文化...
文|周功绪
“民间有高手,高手在民间”。这既是千百年来人们对民间艺人的真实写照,更是我对民间艺人的真实评价和由衷的敬佩。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周家老屋就有这样一支十分活跃,十分抢手的民间艺人,他们既为家乡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又为家乡人民生产生活的改善做出了...
文|周功绪
周功柿,是我的四哥,也是我们那一方小有名气的木匠师傅。木匠是一种古老的行业。木匠以木头为材料,他们伸展绳墨,用笔划线后,用刨子刨平,再用量具测量,制成各种各样的家具和工艺品。
文|罗洪波
长江东去,百舸争流,旧时的宜昌码头曾是帆墙如林,一片繁忙景象。然而,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给人们生活带来极大便利的木帆船,却早已随着时代的进步驶出了我们的视野。如今,曾经响当当的宜昌船模,也仅存于记忆中。
+ 查看更多 +
文|王念时
现在,宜昌人没有几人还知道何元干这个名字,宜昌四中的学生也没几人知道这所学校的前身是四川中学。虽然,没有四川同乡会在宜昌开办四川中学,不一定就没有现在的宜昌四中,但如果没有那位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叱咤风云的何元干,就肯定不会有后来的四川中学。...
文|周德富
你也许不知道,正是这位夷陵州判帮助归有光成就了《项脊轩志》《先妣事略》等传世名文。
文|韩永强
约会昭君是一件幸福的事。不仅仅因为昭君美丽,还因为我们是昭君故里人。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在昭君故里人的日常生活中,把约会昭君,总是当作一件神圣的事来做。
文|彭翔华
说到詹天佑,你一定会想到京张铁路。然而,你可能不一定知道他与宜昌的深厚渊源。百年前,詹天佑在宜昌的崇山峻岭间,依据川汉铁路的设计线路,往返奔波。而他负责修建的这段宜昌至万县的铁路正是今天宜万铁路的前身,川汉铁路最关键的一部分。虽然铁路最终未...
+ 查看更多 +
岁月匆匆,几十年的光阴一晃而过。小时候经历的很多事如过眼烟云,在记忆中早已模糊,而当年踢毽子的一幕幕时常清晰地在眼前浮现。承载着回忆的毽子,你,还会踢吗?
前段时间,包括笔者在内的,几位宜昌市第五中学(以下简称宜昌五中)开创年代时期的教职员工的子女,有了写一写自己前辈共同经历的冲动,于是各自翻箱倒柜找资料,到处求援寻档案,不想却因此揭开了一段因为少为人知、也少为人写,更因为时间久远而几乎快被岁...
1949年7月16日,负责长江上游防线的宋希濂在解放军大兵压境之时,最终决定率部所属十余万国军放弃宜昌,退入川东鄂西山区;接踵而至的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程子华兵团除了在宜昌外围遭遇过零星抵抗之外,势如破竹的顺利解放了宜昌城区,但未完成消灭敌主力的预定计...
在西陵区建区30周年之际,馆藏的一卷档案引起了工作人员的关注。该卷题名为“宜昌市的一条小街鼓楼街七十年来的变化”,形成时间为1981年。卷内只有一份长达16页的手写文稿,标题与案卷题名相同,落款为“冯锦卿回忆和编写”。查阅有关资料得知,冯锦卿(1917年...
+ 查看更多 +
穿越历史硝烟,经历战火洗礼,在波澜壮阔的战争年代,一封封家书,让我们窥见那个永不磨灭的时代,靠近那些至情至性的英烈。岁月可以抹去各色记忆,却永远抹不去情感上的共鸣。虽然时间流逝多年,在清明节期间,让我们细细品读这些英烈的家书,依然能感受到流...
+ 查看更多 +
投稿说明

在告别匆匆流逝的岁月时,记忆永远不会改变。一缕熟悉的老味道,一个或高雅或市井的老地名,一种服饰,一段戏曲,都是深藏于内心刻骨铭心的记忆。在你的心中,是否也有这样的记忆?欢迎给我们投稿(字数3000字以内为宜,图文并茂),一起分享这座城市的故事。

投稿邮箱:491484169@qq.com,联系电话:0717-6862153.

好听好看,我们不懈的追求;听好看好,我们信守的承诺!
Copyright @ 2007 3xgd.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地址:宜昌市西陵二路88号广电中心 电话:0717-6862153,6862154 E-mail:sxgdtv@163.com
鄂ICP备09000795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09001